十二珍品阁——塑造了法兰西的绘画杰作
基本信息
书号: 4409 ISBN: 978-7-310-04409-2
主编: (法)洛朗•法比尤斯 版次: 0
开本: 8 装订: 精装
字数: 226000 页数: 168
出版日期: 2014-1-1    
定价: 178    
详细描述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

        洛朗•法比尤斯,法国著名政治家,曾任法国总理、议长、财政部长等职,现任法国外交部长。他书生于古董商家庭,毕业于巴黎高等师范学院,获得大学教师资格,对法国绘画艺术颇有研究。

《十二珍品阁》中文版自序

    《十二珍品阁》的中文译本出版恰逢中国和法国建交五十周年。为此我十分高兴,因为 我喜爱并尊重这个国度,欣赏中国的文化。我希望这本书将有助于我们两个社会之间的相互 了解,促进两国之间的友谊。
     撰写这本书,我是作为一名艺术爱好者,来分享我对绘画,尤其是法国绘画的激情, 因为绘画和我国历史关联密切。我很荣幸我的读者圈现在可以扩大到中国公众。此书出 版,由伟大的艺术家范曾作序,显示了中国社会对法国,以及这个国家的艺术和历史的浓 烈兴趣。
艺术是文化和文明之间相互对话和理解的卓越手段。凭借艺术,人们可以跨越大陆海 洋相互沟通。正如法国前部长,著名作家安德烈•马尔罗曾经说过的:“博物馆是赋予人 们最高理念的地方之一。”
     法国绘画和中国绘画之间有许多机缘。两国绘画的相互影响由来已久,2011年北京故 宫博物馆和巴黎卢浮宫共同举办的关于两国帝王的宏伟展览便再次证明了这一点。此展览 呈现了几个世纪以来中法艺术交流的丰富。
     法国绘画和中国绘画相同,都各自在本国历史上占据了重要地位。绘画表达而且塑造 了其所属的时代。绘画也帮助定义了我们两国人民的性格,历史与公众想象。从十七世纪 以来,法国绘画一直与国土上发生的历史事件相互呼应。绘画以打破传统的方式,借以阐 释所处时代的新思想,甚至常常领先于当时的思潮。因此法国绘画以多次绘画方式的革新 为其特征。中国绘画,在我看来,似乎更加彰显着根植于古老传统的一种理想的延续性, 一种精神追求,呈现在实和虚的结合,以及墨线的气韵生动。在中国,绘画即是诗歌,远在法国诗人阿波利奈尔尝试画诗之前。 二十世纪,我们的两种绘画传统之间发展起来相互欣赏和相互影响的密切关系。许多
中国画家从学习西方经典中得到滋养,尤其是巴黎美院培养的大师们。他们应用油彩和来 自欧洲的思想创生出一种新的绘画艺术,反映了一个颠沛的社会。反过来,许多法国艺术 家却热衷于中国的水墨和绘画。
     今天,随着图像的全球化,以及人际往来的全球化,日趋丰富的交流愈发滋长了我们 两国传统和艺术家之间的相互倾慕的关系。中国的画家们,无论是否曾旅居法国,都在影 响着法国乃至世界的画家。中国和法国,水墨和油彩,宣纸和画布,道和启蒙思想:通过 绘画,我们两种文化邂逅并保持无声但密切的多姿多彩的对话。
     期待这本书可以帮助滋养这种相互的好奇心。了解了我对所喜爱的这些法国画作的分 析,也许中国读者甚至可能会换个角度来欣赏唐宋绘画呢……

                                                                                                    洛朗•法比尤斯

                                                                                                       

                                                                            《十二珍品阁》范曾序——画阁凌烟

                                                                     ——欣读《十二珍品阁》
 

       二十世纪以来,在人文学科诸领域的巨大进步,是人们从狭小的专注一隅的视角, 推向一个广阔的视野。这在下列的领域呈现了前所未有的绚烂景象:哲学、历史学、人类 学、美学从往昔一步一趋的前进,进入了空前的飞跃。这方面英国的汤因比、德国的斯宾 格勒、中国的雷海宗无疑是“来吾导夫先路”的巨人。然而可惜汤因比、斯宾格勒和雷海 宗先生可能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当他们一涉猎艺术史,便有三缄其口的窘态,因为他们 不是艺术的鉴赏家,或者他们缺少了一些什么。譬如法比尤斯先生,面对着艺术有着自己 的喜悦、远观、积淀、阅读、思考、激动甚至陶然的享受。这就是阅读法比尤斯《十二珍 品阁》使我心旷神怡的原因。追随着他美妙的论述,走进法国绘画自古典主义、浪漫主 义、印象主义和现代派的五彩纷陈的境域。
      法兰西民族是一个富于艺术气质的民族。他们有虹吸鲸饮世界艺术成果的雄心,同样 他们有一种“传统便是迷恋他乡”的不固步自封的胸襟。艺术家们把自己的关怀及于世界 上任何足以激发艺术灵感的地方,无论是非洲的、中东的、远东的人类文化遗迹和现状, 他们都投以巨大的热情。法比尤斯先生告诉我们:“应该有能力倾听艺术家要表达的,善 于接受他的信息,从而开启静思或梦想的旅程”。
     艺术永远是创作主体(艺术家)和鉴赏者共同所造就。巴尔扎克有云,天下之美, 莫过于奔驰的骏马、翩翩起舞的美女和海上饱满的风帆。《十二珍品阁》正是扬起的一 叶风帆。
     法比尤斯固然注视美术史上第一流的最杰出的艺术大师。他们的作品为我们耳熟能 详,但该书却能提供我们所不知的他们创造作品的令人神往的过程,其执著有着虔诚的教徒精神。另一些不大为艺术史家注目的如勒南(Louis ou Antoine Le Nain)的《铁匠铺》 在法比尤斯的书中列为第一章《百姓》中对其论述,并将荷兰伟大的被达利列为世界第一 位的画家维梅尔相提并论。勒南和维梅尔一样,人物神态自若,对清贫与劳苦安之若素, 而所给予观众的心灵的震动将远远超过其他居高临下描写劳苦大众的作品。
     我第一次读到如此详尽地描述莫奈(Claude Monet)所作的《鲁昂大教堂》组画。 画家蜷曲于一间小可盈丈的女装店裁缝试衣间的屏风后寂然凝虑,莫奈眼中,无论春温秋 肃、朝晖夕阴,那教堂在行走:迎着光,那教堂的庄严宛若是神的雕像。当画家使静止的 教堂有了灵魂的时候,我们的感动也走向了信仰,这就是《十二珍品阁》足以迷人的叙事 手段。
     法比尤斯先生对马蒂斯和毕加索的剖析,几乎改变了我自年轻时以至十年前对后现代 主义的反感,作为东方的艺术家,我曾坚信自后印象主义之后,在艺术上便是斯宾格勒所 谓的西方的没落,然而当我从《十二珍品阁》中知道马蒂斯在自禁中如同苦行僧一般地追 求圆满,他的艺术如何从弃旧图新、如何与东方邂逅,将故乡和他乡融为一体的全部故事 后,我对他肃然起敬。而毕加索在反法西斯战争中创作的真正含义,法比尤斯告诉我们, 他虽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政治画家,但更关心的是个人的痛苦和幸福,这才可能使他发自 内心地从事政治。文章有如此一段:一位德国军官给他看一张《格尔尼卡》油画明信片问 他:“这是您画的吗?”而毕加索回答:“不,是您画的。”战争的摧毁、屠杀和恐怖是
《格尔尼卡》动人心魄的主题,造就这一切的只有法西斯。有了这段对话,将我对毕加索 的一切疑窦、偏见烟消云散。
    《  十二珍品阁》为我们展示了历史、社会、生活、人生、时尚恒变不居,这其中包括 不可扼制的社会运动和人们心态的或急剧或缓慢的变化。艺术家往往是敏于事的风气之先 的体悟者和表现者。在此,法比尤斯将政治与艺术的相互推波助澜描绘得合情合理。艺术 对政治的影响是无可置疑的。雅克•路易•大卫的《1789年6月20日网球场誓言》预示着 激烈的历史风暴。城市的发展和人情的隔漠并行不悖,宛若历史的进程往往是悲喜剧的孪 生。和政治联系最为直接而谐谑的漫画丁丁,几乎成了法兰西性格而为伟大的戴高乐将军 激赏,这是世界漫画和连环画的奇迹。法比尤斯先生岂止是艺术史家,简直是政治学的令 人心服口服的大师。
     我们知道,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在墨西哥还有两位伟大的政治画家:倾向列宁第三 国际的西盖罗斯和倾向筹组第四国际的托洛斯基之挚友列维拉,我把他们列为二十世纪反 战、反法西斯的奇杰。
        雨果有云:“比大海更辽阔的是苍天,比苍天更辽阔的是心灵。” 法比尤斯同情一切 为艺术而献身的艺术家,他们的疯癫(如为伏尔泰作像的拉图尔)、或者自裁(如法国的 德•斯丹勒和美国的罗斯科),他们的生命消亡与艺术永存,并载史帙。
      这本书中的神来之笔和辉煌的结束,是法比尤斯和皮埃尔•苏拉热(Pierre Soulage) 的友谊,因为这友谊引出了艺术家最根本的创作动机:“这是因为。”当人们想从苏拉热 口中获悉为什么他选用黑色创作的奥妙时,苏拉热这一句话大有禅宗妙悟者不在多言的意 味,解决了很多艺术评论家的絮叨。
尽管我暂时还作不到苏拉热所希望每一位观众所应作到的与他一道苦行,在黑色中看 到光线的印记。我想法比尤斯先生是作到的,这其中包含了对画家的深刻的了解和友情: 苏拉热这位面貌不凡、身材魁梧而又温良典雅的文人,经常与法比尤斯晤谈,正所谓: “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这样的古典东方文人的友谊, 于今中国已属罕见。
    《十二珍品阁》不胜忧思的是人类的当下和未来,当英、美的画家们起哄架秧式、浊 浪排空般地将破旧的机器、粪便、动物残肢或巨大的塑料假花倾泻向全球时,人们唯一的 选择是:辨识芳草香花与罂粟之果之间质的区别,以更积极的态度弘扬艺术的多样化。
“未来并非来自畏惧和忍受,而是来自创造。”这是法比尤斯先生全书的灵魂所在。
 

   范曾,2013年8月2日于巴黎(该序言作者范曾为中国当代大儒、思想家、国学大师、书画巨匠、文学家、诗人。)
 

欣看画阁建长桥——薛进文序      

   洛朗•法比尤斯先生是欧洲著名政治家,曾任法国总理、议长、财政部长等职,2012 年出任法国新一届政府外交部长。他出生于艺术世家,对法兰西民族的绘画艺术颇有研 究,是一位对绘画艺术有独到见解的艺术鉴赏家。
      法比尤斯先生长期以来致力于中法友好,对中法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方面的交流 做出了重要贡献。2009年4月,法比尤斯先生访华,专程来天津参加由南开大学和中欧国际 工商学院主办的第八届中欧论坛,发表主旨演讲,并受聘为南开大学名誉教授。2011年3 月,法比尤斯先生再次到南开园为学生授课,并与学生们亲切交谈。法比尤斯先生儒雅的 风度、深邃的思想、睿智的见解赢得了南开师生的赞誉。在南开期间,他还参观了南开大 学终身教授范曾先生的画室,对范曾先生的艺术成就予以高度评价。此外,法比尤斯先生 还帮助南开大学加强与法国高校的交流与合作,推动建立了法国鲁昂诺欧商务孔子学院。
      2012年9月,我访问法国,在法国外交部与法比尤斯先生会面,法比尤斯先生送给我他的 一本新著——法文版《十二珍品阁》并介绍了书的内容,我提出可否由南开大学组织出版中 文版,他欣然应允。一年多来,经过版权洽谈、翻译等多番努力,这本书终于付梓了。《十二珍 品阁》图文并茂,语言优美,可读性强,我相信一定会得到中国读者的喜爱和欢迎。
    1964年,法国在西方大国中第一个同新中国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2014年,《十二珍 品阁》中文版出版,我们希望以此为中法建交50周年献上一份厚礼,并构建一座中法文化 交流的桥梁。
     此书的出版,得到了法国知名学者、中欧论坛创始人高大伟(David Gosset)教授的大 力支持和帮助,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薛进文,2014年1月1日于南开大学(薛进文:南开大学校党委书记)